快捷搜索:

房地产依赖背后是中产阶层的“被中产”-无锡房产网-无锡房地

核心提示:瑞信日前发布的“2015全球财富报告”指出,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层人口,达1.09亿名,超越美国的9200万名中产阶层人数。有专家分析指出,中国的中产阶层人口或超2亿,但中产阶层的财富在房产上的配置比例过重,高达79.5%,而金融资产占比过低,仅有10.8%。

  瑞信日前发布的2015全球财富报告指出,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层人口,达1.09亿名,超越美国的9200万名中产阶层人数。有专家分析指出,中国的中产阶层人口或超2亿,但中产阶层的财富在房产上的配置比例过重,高达79.5%,而金融资产占比过低,仅有10.8%。

  瑞信财富报告以每人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的净财富,来界定中产阶层成年人。这个标准并不算高。如果,一个成年人在一般规格的城市拥有一套住房,这个标准就可以轻易达到。所以,这个标准在发布后并没有引起舆论的质疑,也没有引发公众拖后腿的感叹他们觉得按照这个标准,自己的确是属于中产阶层了。这种幸福感似乎来得有点太突然,突然到连跻身其中的当事人,都有些觉得不真实。

  当然,这种不真实不仅仅是一种虚幻的感觉,这种不真实还是一种基于现实的切身感受。标准之外的另外一组数据,能够揭示这种不真实感的缘由中产阶层的财富在房产上的配置比例过重,高达79.5%。也就是说,报道中用来划分阶层的财富其实是房产,房子甚至是人们全部的财产;如果不计房产的价值,也许很多中产阶层还处于负债的状态,所谓的房奴就是如此。换句话说,虽然从房产的角度看,人们已经很有钱;但是,如果房子是用来自住的,则支撑中产阶层门面的财富,其实并不存在。难道,人们会把自住的房子拿来卖钱吗?如果真的卖掉,是可以过一回名副其实的中产阶层的瘾,但再想买回来恐怕又会力不从心。

  所以,尽管能够跻身中产阶层会让人感受到一丝幸福感,但是,仔细琢磨,以房产的方式实现身份的变迁,其实质其实是被中产。一来,人们并不想,也无力承受如此高价的房产。房子不是消费的全部,更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因为房子的不可缺少和房价的高企,人们把收入的大部分都投到了房子上。甚至,还要以啃老的方式,透支未来收入的方式,才能勉强买到一套让自己安居的房子,实现蜗居的梦想。这个代价实在有点大。但有什么办法呢?没有房子就无法在城市安身立命,就无法在婚姻市场上具有竞争力,就无法在孩子的出生入学上提供基本保障。所以,即便房价高到要命,被认为是天价,也只好硬着头皮、咬紧牙关,买一套房子。

  二来,所谓的房产财富很多时候是一种负担。从价格的角度看,一套房子的价值确实不低,一套房子可以支撑起一个中产阶层。但这又有什么实质的意义呢?房子是用来住的,不能拿来投资,不能带来可支配的财富;为了这套房子,人们省吃俭用降低生活标准,放弃生活追求,同时也放弃了社会参与和责任承担。这是一个必然的连锁反应当所谓的中产阶层每天一睁眼都在为房贷而烦恼时,期待他们有多么崇高的价值追求,期待他们有多么热情的社会参与,似乎不太现实。更多时候,人们把理想让位给爬行,以务实的爬行主义代替务虚的理想主义,最后只能是告别理想。

  因此,以房产论中产,就会存在中产阶层的房产依赖症,就会存在事实上的被中产尽管,以房价划分,很多人属于中产阶层;但是,因为房产透支了人们的财富和理想,很多人反而出现了被中产的尴尬。这种被中产必然导致中产阶层的虚化和下流化:所谓虚化是指有名无实,他们的现实表现未必符合社会对中产阶层的期待;所谓下流化是指被现实所羁绊,在真实的经济压力下,阶层身份不可避免地向下流动。这种被中产对于社会来说,显然是一个需要重视的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